年轻人千万别碰哪些东西? – 1

大概是我6岁的时候,一天傍晚和妈妈去散步,路上碰上妈妈的两个朋友,她们聊了好久,自那之后妈妈就信了教,他们称之为三赎神,那段时间我们家吃饭前,每个人都要头顶一块手帕祷告,感谢神的恩赐~~饭,顺便介绍一下,我算半个留守儿童,爸爸长年不在家,一年大概回来两次,我还有个长姐,妈妈就在家照顾我们姐俩起居。6岁的我很是虔诚于手帕祷告,从未多想。不到一年,经熟人点破指引,妈妈改信了一个教,还抨击之前信的三赎神是邪教,着实庆幸自己回归正途了一段时间,不过祷告还是少不得的,只是不用蒙手帕了。

而我的生活也逐渐被伟大的九年义务教育所占据,上学放学,和千千万万的小朋友一样,可是我也感觉到了,我家和别人家不一样,家里常来陌生的叔叔阿姨聚会,他们唱歌跳舞,小声地说着称为“真理”的话。后来妈妈也开始出去聚会,中午放学回家,饭在锅里,自己热一下吃完去上学,这样的经历习以为常,终于爸爸发现了,几年间,爸爸几次回家,都被锁在门外,等到日落才进的家门,妈妈的秘密瞒不住,摊牌后他们吵了一架,矛盾就此埋下。

之后姐姐去外地读了大学,妈妈对于她的教会越来越虔诚,我在接受了教育洗礼后对妈妈的信仰越来越怀疑,爸爸更是无法忍受身为主妇的妈妈不顾上学孩子的饮食起居整天往外跑的行为,甚至一度怀疑妈妈在外有情夫,可是生活的霸道就在于,无论身处其中的你感受如何,它都不因谁而停止!

我上初中的时候,是妈妈对外“传福音”最频繁的时候,身边的绝大多数认识的人,她都尝试拉入教会,因为她觉得这是帮助人得救的事,首当其冲的就是我和姐姐,那时候的我青春期叛逆得很,让我做什么,我想都不想就是一个不字,可是姐姐从小乖巧听话,对于信教这件事,一直断断续续听妈话,所以意料之中成了和妈妈一样的教徒。由于妈妈常常拉人聊天“传福音”,外边的风言风语越来越多,爸爸每次回来他们都要吵架,有一次他们吵到打起来,做班长习惯的我情急喊了一句“你们俩别斗了~”,他俩听完一脸懵逼,还真不打了,可是矛盾不是不动手了就代表不存在的,所以初二那年,他们离婚了~

我被判给了爸爸,可是爸爸又因为工作不在家,所以很不幸,我成了留守又单亲的人,不过生活并没有太多变化,我还是住在家里,家里还是我和妈妈,我上学的费用爸爸会提前给妈妈保管。后来姐姐大学毕业,去了某一线城市工作,可是并没工作太久,那时候的她已经是个虔诚的教徒了,妈妈在姐姐读大学的时候将教会关系转到了大学所在地,所以姐姐在大学期间实际上是高等教育和宗教双修的,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自然读了大学的姐姐在教会里也会得到重用,所以她工作不久就辞职全心投入教会了,可是在北上广那种一线城市,即使再将就的生活,也是需要银子的,姐姐的积蓄很快就用光了,她不能回来,因为爸爸并不知道她也信了教,甚至放弃了工作,她只能兼职赚一点,那些年妈妈或多或少总是接济她,用的是她和爸离婚分到的共同财产,两个人坐吃山空,捉襟见肘,所以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妈妈常怂恿我多跟爸爸要点生活费,把她的要出来,有一次,该拿生活费的时候,妈妈说爸爸没给她,我问爸爸,他说留了3000给妈妈,妈妈说没有,扯来扯去,我到最终也不知道谁说了谎。当妈妈把七八千汇给姐姐,回过来让我从每月生活费里挤一部分给她时,我抱着我家胖橘哭了一下午,同样是女儿,为啥待遇这么不同,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她们都信教,接济姐姐不仅仅是母女情,还是教会善行,是他们的神赞许的~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银子是不够的,为了维持生活,姐姐开始对爸爸撒谎要钱,投资失利要周转,和朋友合伙开饭店要入股资金,和男朋友分手对方裹挟了她三万块钱,爸爸总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在大城市遇事不顺,缺钱憋屈,所以每每成功,最后一次,她的理由是嫁妆,可是她那时候还没有男朋友,后来就不要了,可能是没有理由了,可能是爸爸再也出不起了,几年的吵架,几年的离婚,常年的奔波,老爷子老啦,多年的积蓄也快为我们这俩上辈子的小情人掏净了,他现在就期待我毕业,期待姐姐结婚,我毕业容易,姐姐结婚难,她谈了三次恋爱,都无疾而终,不是她不工作信教被男朋友看不惯的问题,是她自己不要结婚,在她们的教义里,婚姻,亲情这些人类的情感与礼节,是教徒需要首先摒弃的牵绊,只有教会中的兄弟姐妹间有真情,人应该撇下尘世情感,全身心靠近神,因为他赐予了人类生命,父母只是他赐予人类生命的工具,所以人应该孝顺的是神~只谈不结,拖垮了三段感情!类似的还有很多神奇的逻辑,高中毕业,我生病住院,姐姐打电话来第一个问题是“你最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妈妈送我进医院,丢下了一句“你好好反省忏悔一下”就回家去聚会了,在她们看来,生病是神对人的惩罚,人需要虔诚忏悔,真正认识到自己哪里触犯了神,认识对了,神会收回病症,认识错了就不收,所以病好与坏,各有对策说法,反正鬼知道出错点在哪呀~还有生活中遭遇不顺,做错事了,这是神对你的惩罚,没做错,这是神对你的试炼,地球很快就要被毁灭了,蒙神拯救得以在毁灭的众生中存活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接受百般试炼依旧忠诚赞美的,才能活着留下来……

前段时间在知乎看到了一个问题,家里人有人信邪教怎么办?有人支招,有人解释,回去和妈妈姐姐谈了一下,差点被她俩合伙洗脑了,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有阻止她们,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对她们再好也无力感化她们,上次我把大学寒假打工的工资卡给妈妈,她第一句话说的是“感谢神”,是的,在她看来,我过年不休息长班站12个小时赚来给她的钱,是神的安排,身边对她们好的人,是神安排来为她们效命的,心寒得冰冷~

说了这么多,并没有偏题,很多人觉得年轻人思想开放,接受教育,不会被邪教洗脑的,其实,真是低估了它们,我妈妈的教,年轻人很多,而且不论你搬去哪里,转关系都是个把月的事,普及率大得惊人。我的大学,宿舍来过几次小姑娘敲门问有没有信仰,要不要加入她们信教,我当时就暗笑,本姑娘在信教的边缘挣扎了十几年,有着雄厚的家庭背景,要你们拉?

关键年轻人接触邪教比老年人更可怕,我回家,妈妈姐姐还是会劝我归顺,妈妈就会说,灾难很快就来了,妈告诉你的是条得救的好路,你听话哈!我打哈哈就过了,我姐姐的话可有水平多了,她可以把西方历史,权威文学里的记载描述拿下来和她们的教义描述建立联系,印证这个教是对的,还能把西方和中国古代的大事件吻合起来,用神的作为加以解释,回去查一下,不由得你不信,而且有段时间她研究了一遍三国,据说在学习攻心说服力,我觉得再有几年我都不敢去她那了。

有时候宗教和邪教的边缘是很模糊的,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遍查世界各宗教,无不是处于社会变革,人心脆弱的时代发展兴盛起来的,我觉得现在也是,中国在牺牲几代人的幸福感来追求高速发展,好多人的神经都崩得紧紧的,付出最多的劳动,拿不到合理的报酬,骗子太多,套路太深,久而久之,平凡人会生出结结实实的命运感,无助感,宗教的触角就会缓慢深入人心脆弱的地方,盘根错节至生命终结~

我今年大四,很年轻,马上走上社会,愿我不被畸形的快节奏所裹挟,对生活始终怀有如今的热爱~希望年轻的你们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