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称“实体经济不好搞,马云有功” 淘宝回应

3月5日上午消息,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马可波罗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平向华商韬略、南方网等披露了他准备提交的一份议案资料。今年他的议案将重点关注网络打假问题,以及如何振兴实体经济等问题。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实体经济不好搞,马云有“功劳”。

对此,淘宝官方微博发文表示,打假是淘宝的责任,但马可波罗瓷砖管好渠道是自己的责任,淘宝对搞好实体经济有功劳。淘宝在文中呼吁,像打击酒驾一样严打假货。并指出“淘宝网是百分之一百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搞得好有我们的‘功劳’。”

关于淘宝网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黄建平说,在淘宝网店上搜索“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两个关键词,可以找到近500家店铺,但经过集团授权的只有两家,集团自己也只在天猫设立了旗舰店,其他店铺全都是冒名侵权的。这严重扰乱了马可波罗的价格和服务体系,更是对实体经济的釜底抽薪。

他认为,在淘宝网店上,已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这些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网店对实体经济是个很大的伤害。如果中国的实体经济不能通过品牌、通过产品售价体现创新、品牌价值,那就是搞破坏。

黄建平准备在全国“两会”上“喊话”马云。“我希望马云同志对这些不是企业品牌官方授权的网店,加大查处的力度。”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对此表示,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马可波罗”品牌从未在阿里巴巴平台进行过一次投诉,但不管“马可波罗”投诉与否,阿里巴巴打假一刻也没有停,大数据模型每天24小时不停歇地进行新发商品拦截和存量商品清理,单单是在过去半年,就主动删除了疑似假货链接2353条。

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也在第一时间表示,“自己不做努力,我们还在辛辛苦苦帮他防控,真的在乎是否有假货吗?想用自己的身份和舆论来绑架我们替他管渠道,我们不干!”

以下是淘宝网声明原文

对马可·波罗瓷砖董事长黄建平代表三点议题的商榷

尊敬的马可·波罗瓷砖董事长黄建平代表:

对于您的议题,我们有三点相反观点,与您商榷,供您参考。

1、打假的责任我们承担,但是管理好自己的渠道也要品牌方来承担

数据显示的是,2014年以来,“马可波罗”品牌从未在阿里巴巴平台进行过一次投诉。但在过去半年,我们主动为马可波罗删除了疑似知识产权侵权链接2353条。

另外您提到的“马可波罗”仅在天猫开设旗舰店,此外只有两家授权店铺,淘宝网也有众多商家在出售马可波罗产品。我们立即进行查证,发现实际仅在天猫上就有7家店铺拥有广东唯美陶瓷有限公司即“马可波罗”商标持有者的授权。该信息也供您参考。

打假是平台的天生责任,您投诉不投诉我们都会打假。打假难,我们也知道管理渠道也难,但是管理好自己的分销渠道,是品牌权利人的第一责任和份内的事情,渠道混乱是中国粗放经济粗放管理出现的现象,需要企业高度重视。我们知道货离开了工厂绝对不等于到了消费者手里,库存积压在下游渠道商手里,寻求网络的销售通路,也是他们自救的一种方法。对此,我们将对品牌权利人的需求提供尽可能的帮助,我们也将不断提升我们服务和支撑品牌商需求的能力和效率。

2、淘宝网是百分之一百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搞得好有我们的“功劳”

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冲突目前是舆论的热点。但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实体经济到底是什么?实体经济的定义是人类通过思想、财富、工具,在地球上创造的生产和流通的商业等经济活动——生产制造是实体的一部分,而以淘宝为代表的流通,则更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

2017年1月4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醒参会人员要正确认识“实体经济”的内涵:“‘实体经济’是一个相对于‘虚拟经济’的概念,不是仅仅包含制造业,而是涵盖着一二三产业。网店是‘新经济’,但直接带动了实体工厂的销售;快递业作为‘新经济’的代表,同样既拉动了消费也促进了生产。这些典型的新经济行业,实际上都是‘生产性服务业’,都是在为实体经济服务,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

同样是在2017年1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说,“人类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不少‘流通带动生产’的革命性变化。现在,很多网店直接向工厂下订单、定制化生产,同样带动了大量制造业工厂的发展。”

“培育壮大新经济、发展新动能,不仅是打造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也是在改造提升传统动能,促进实体经济蓬勃发展。新动能与传统动能是不可分割的!新经济、新动能不仅催生了新技术、新业态,也在推动着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焕发生机。”

截至2016年12月31日,阿里巴巴累计投资传统产业超过1000亿元,其中重大投资项目超过20个,我们与苏宁、银泰、三江等等进行了深度合作,近期更与中国最大的商贸集团百联达成战略合作。只有抓住机遇创新,才有可能以全新的形态创造未来。

3、打假实干难于做秀,让我们一起呼吁像打击酒驾一样严打假货

在打假上,“实干”确实远难于“作秀”。要根治制售假货问题,需完善立法、严格执法并加重刑罚力度,让制售假货者付出应有代价。

以阿里巴巴的数据为例: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门共认定和处理制假售假案件线索4495条,案值均高于目前刑法所规定的5万元起刑标准。执法机关接收线索1184条,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制假售假受到刑事处罚的比例不足1%。

阿里巴巴集团认为,制假售假成本太低,是当下社会陷入假货困局的最重要因素。只有让制假售假庞大链条上的每一个犯罪分子受到应有的刑事处罚,才是中国从世界工厂走向自主创新,引领未来发展的可行之路和必经之路。

尊敬的黄建平代表,我们迫切的希望您用您宝贵的议题,关注这些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刑事处罚比例不足1%的事例一再发生,从根本上治理假货也就无从谈起。严格执法、加重刑罚,让每一个犯罪分子无法逃避应有的刑事处罚,让制假售假者不再心存侥幸,才是消费者权益得以维护的必由之路。

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治理部

2017年3月5日

全国人大代表批马云:实体经济不好搞 有他的“功劳”

创新、品牌,是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两大核心引擎,让这两大引擎轰隆隆朝前跑的关键是贯穿上下游的产业链,以及让链条上的每个人都有钱挣。靠低成本、低价快速崛起且至今以低价为核心卖点的电商经济,则似乎越来越严重地扮演着品牌和产业价值制肘的角色,也被越来越多实业家批评。

今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马可波罗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平向华商韬略披露了他准备提交的一份议案资料。

其中的一个议案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实体经济不好搞,马云有“功劳”!自称“老莞人”的黄建平是广东普宁人。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无机材料系陶瓷专业的他,学陶瓷,干陶瓷,是我国陶瓷行业科班出身的殿堂级企业家,也是中国建筑陶瓷博物馆第一任馆长、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副会长。黄建平代表在东莞创建的广东唯美集团是我国最早品牌化的建陶企业,其“马可波罗”瓷砖品牌2016年品牌价值达到219.75亿元人民币,连续五年位列全国建陶行业第一。由唯美开创的“中国印象”系列产品,也以中华传统文化和东方美学与现代陶瓷工业的结合而享有盛誉。

如今,唯美的产品已远销东南亚、欧美等国家和地区,不但是多家设计院战略合作品牌,也是奥运会、世博会主要建材供应品牌。2007年,黄建平领导唯美创建的陶瓷博物馆还升级为国字号的“中国建筑陶瓷博物馆”,成为国家3A景区。近年来,多位国家领导人也先后考察了企业总部,对集团的技术创新和文化创新给予了高度评价。2013年,黄建平当选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2015年,他还被推举为中国建材品牌发展联盟轮值主席。但就是这一个顶级本土品牌,却在淘宝面前深感无奈。黄建平说,在淘宝网店上,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已越来越严重——他披露的资料中显示,目前在淘宝网上搜索“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两个关键词,可以找到近500家店铺,但经过集团授权的只有两家,集团自己也只在天猫设立了旗舰店,其他店铺全都是冒名侵权的。

黄建平结合唯美的遭遇总结说,这些冒名网店对企业至少带来两大伤害:一是不少店确实在卖假冒伪劣商品,消费者买到后出现质量问题,找不到淘宝卖家,竟然去公司的线下实体店闹,“说我们的品牌质量不行,这不就是对我们品牌的侵害么?”此外,这些未经授权的店面还给企业带来一大恶果:“他们在网络上卖东西,大都是一个杀手锏——低价格但服务差,这严重地破坏了我们的价格和服务体系。”黄建平说,现在举国热议实体经济,强调实体经济才是中国经济的脊梁。过往几年,互联网的确给中国经济社会带来推动、进步和影响,但类似淘宝这样的虚拟经济出现的问题,已给唯美这样的实体品牌企业带来堪称釜底抽薪的麻烦。

“实体经济的抓手,一个是创新,另一个就是品牌。”黄建平说,实体经济建立品牌,远不止打打广告那么简单,一定要为渠道商、服务商等品牌价值链上的成员提供利润空间,“这样它才会去做好售后服务、维护品牌价值,这样才能够使品牌做上去。”但目前的大多数网店,即使不是卖假货,也依靠不交税,不做品牌宣传,没有售后服务的低成本优势,把价格压低,推动价格倾销战的循环,严重破坏了想做品牌架构的实体企业的商业生态,成了价值体系的毁灭者。“如果所有的实体经济都斗价格,低价倾销,那就做不出品牌附加值,企业就没有盈利,没有盈利,何来的创新呢?”黄建平说,低价的非授权网店,即使交易量不大,破坏力也很严重,“本来消费者认同我们的价格和价值,但是有的上网一查,那里有个最低价,这样一来它就把我的价格体系给破坏掉了。”而统一的价格体系,正是建立品牌价值最重要的根基。“你总是低价、低服务来打市场的话,中国的实体经济就不能通过产品售价体现创新、品牌价值,没有价格怎么谈价值,这就是搞破坏了。”黄建平强调。

黄建平还主动替马云考虑,为阿里想了维护品牌企业权益的办法。他呼吁马云在淘宝推行实名注册制,以及网店经营内容与注册内容的一致性,“在店主注册网店的时候就严格审查,让他们提供相关证件,并且严格按照证件内容来规范网店的宣传和经营,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黄建平毫不客气地说,“马云在这方面是没有做到位的,如果你是张三,就写这是张三瓷砖店,你是李四,就写李四瓷砖店,而且,你就卖你张三、李四的瓷砖,这个合法。但他们不是,他是用我们的品牌,突出使用我们的商标,你打开网页就是‘马可波罗’瓷砖店之类的东西。这就是侵权、是违法。”黄建平认为,打击电信诈骗可以取得重大突破,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实名制的“威慑”。如果淘宝能够推行实名制和经营内容的一致审核,将大大有利于打假。而淘宝目前不这样做,应该不是没有那个能力,而是不够真心实意去做这件事。

“原来电话说不能实名,现在怎么能够呢?打击电信诈骗后,打击网络诈骗侵权售假应该摆上议事日程。”黄建平说,“作为平台企业不能只顾赚钱,总是不承认淘宝上的售假侵权行为。”他还质疑马云成立的“打假国家队”——“我不知道这是作秀还是实干,反正现在冒充我们的确实有好几百家,没见他们有什么作为。”

“所以我希望马云同志对这些不是企业品牌官方授权的来个严格管理,你可以开店,但你是张三你就说张三的店,你不能那么大一个网页,设计甚至是里面的图册完全侵犯我的著作权,消费者辨别不出,一看就是李逵,怎么是李鬼?因为他打扮得就是一样,好几百家完全混淆视听。”黄建平说。对淘宝的打假力度,黄建平也是相当不满意。“他说我又没有造假。不关我的事。店家造假,你去起诉他,有证据我就关他的店。这极大的增加了我们的打假成本。”据黄建平披露,去年唯美曾就打假难求助于警方,“警方也说要淘宝配合调查太难,他们曾多次亲历一份调查函到淘宝网后,一个月都没有任何答复!”

谈到这些问题,黄建平对马云和阿里的不满可谓是溢于字里行间,毫不掩饰。“为什么大家不愿意做实体经济了,因为前途不明,因为创新和做品牌到了最后没有效益,马云在这个里面是有‘功劳’的啊。”甚至,他还强调说:“今天我一个人说了可能没用,但是千千万万个我说了以后,肯定会推动这个事情。”马云指望不上,为了网络打假,黄建平只得自己在公司成立了一个打假法务部。“还不够,就去请专业打假的团队,去找有律师营业执照的律师,专门来做这个事情。”说起打假维权这件事,这位全国人大代表最后也是一声叹息。“过去几年,确实有种‘脱实向虚‘的趋势,做实体经济的人很迷茫,互联网经济造就了一批所谓的样板和标杆,成为所谓中国财富的占有者。”

作为实体经济的代表,黄建平还旗帜鲜明地批评虚拟经济过火,以及不少创业者,投资人,现在都不踏踏实实做产品做生意,而是指望融资炒作发轻松财的浮躁心态——“一谈到创新,大家都想去搞互联网和金融。‘老公办一个企业,不如老婆去上海炒两套房’,开口闭口互联网+,俨然成了一种价值导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