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高级VP王劲:五天后将离开百度独立创业

3月27日消息,前百度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今日在洪泰基金CEO春分大会上对外透露,五天之后自己将离开百度独立创业,并已获得洪泰投资。

早在本月月初,百度曾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对现有业务及资源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由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兼任总经理。根据邮件,此次百度新成立的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将由自动驾驶事业部(L4)、智能汽车事业部(L3)、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 )共同组成,其中也提到高级副总裁王劲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将不再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L4)总经理职务。 此次调整之后的新架构由陆奇亲自挂帅,统筹各相关组织及业务模块。

关于王劲离职,有外界传闻认为或与其和百度发展无人车的思路或有出入。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王劲所带领的百度无人车曾取得不俗进展,曾在2015年底宣布在国内首次实现了城市、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并先后与宝马、奇瑞进行了合作。

无独有偶,早在几天前,前百度公司首席科学家、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刚刚宣布离职。两位资深技术专家的相继离职,被外界看作是对百度的又一打击。

王劲于2010年4月加入百度,期间分别创立了百度移动云事业部、百度大数据部、百度基础架构(云计算)部、百度美国研发中心、百度深圳研发中心;并以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IDL)为基础,联合创立了百度研究院,专注人工智能发展,并于之后创立了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曾任百度任高级副总裁、百度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

吴恩达离开百度,再次证明了百度不是“中国的Google”

你一定已经知道了吴恩达从百度离职的消息。关于他为什么要离职、他离职之后的去向,人们也有很多猜测。

我不知道他会去哪里。但他离职的原因,在我看来,其实凸显了百度的一个困境:一方面它在中国显露出落后于腾讯和阿里巴巴的迹象,急需提振现有业务,避免在短期内掉队;另一方面,它也需要对未来有长期规划,避免因为储备不足而被颠覆。

吴恩达的离开,说明百度在面临以上困境时,天平倒向了前者,即提振现有业务。

回顾2014年吴恩达加入百度时的状况。那时BAT还是完全齐名的三家公司,从赚钱的能力、市值(当时阿里尚未在美国上市)、影响力和口碑上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百度并不用为“当下”感到着急,可以比较从容的对未来进行布局。

未来是什么?百度认为最重要的是人工智能。所以百度找来了吴恩达。吴恩达在人工智能领域有足够的号召力。无论是他在斯坦福大学还是在Google 的经历,都让他获得了大批的拥趸。他还有一段履历是创建在线教育平台Coursera —— 但吴恩达仍然更像是个学者、研究员,而非企业家。陆奇不一样。

陆奇在人工智能上绝对也非常厉害,但他在微软是实际意义上重要部门的掌权者。严格意义上他是职业经理人。从企业家角度,他比吴恩达做的更好。陆奇在百度的职位是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而吴恩达是首席科学家。

吴恩达加入百度之后,做的事也并非企业家所擅长的,仍然是偏前沿的研究。3年时间里,几乎没有一款产品可以归到吴恩达的名下。所以在很多人看来,他并没有为百度做出什么贡献。但你不能用产品经理的标准来衡量一位学者或者科学家。

吴恩达对百度做出最大的贡献是建立了百度硅谷实验室,以及1300人规模的人工智能团队,其中包括300名百度研究院成员。这些人里,必定有很多是因为吴恩达才加入的百度。如果没有吴恩达,百度可能搭不起这样的团队,或者团队整体质量要差很多。

但这1300人,尤其是300名百度研究院成员,也是吴恩达所要承担的巨大压力。这些研究员整天忙的东西,很多都无法投入到实际应用中,对百度现有业务的帮助也不明显。但是养这些研究员,要花很多钱;为他们创造好的环境和条件,要消耗很多资源。

当百度现有业务顺风顺水的时候,腾出大笔资金和大量精力做一些对未来的研究,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一旦现有业务开始疲软,百度就保守了。

李彦宏说自己对人工智能的理解只有陆奇的十分之一,但人工智能并不是陆奇在百度要做的全部。他更大的责任是运营好百度这家公司,当务之急是要加快现有业务的发展。李彦宏和陆奇都不会减少对人工智能的研究和投入,但研究的方向会更偏向实际应用,用个贬义词来说就是更“急功近利”(但我并没有批评的意思)。这和吴恩达追求的不一样。

于是,吴恩达选择离开。我不认为他的离开是政治斗争的结果,只是他所擅长的事情和公司的发展重心出现了偏差。他在公开信里对李彦宏和陆奇的夸赞,应该也是真心的。

终于要说到重点了,百度vs Google。

Google 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危机,它曾被质疑收入构成太单一,做不成社交,搜索也受到移动互联网的冲击。这和百度现在面临的危机比较接近。

那时,Google 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取代当了10年CEO的埃里克·施密特重新掌舵,迅速帮助Google 把握住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并且加大了突破性项目的研究,比如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还有很多项目简直异想天开,更核心业务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比如医药科技公司Calico、机器人项目Boston Dynamics 等等。

在危机面前Google 的做法是全面出击,而百度,看起来是收缩和聚焦。

Google 的突破性项目同样非常烧钱,会影响它的利润和股价,也被投资人质疑。后来,Google 成立了一家叫Alphabet 的公司,把核心业务装了进去叫Google —— 让一个印度人桑德尔·皮蔡来负责;也把其他业务装了进去,和Google 并列。这是2015年8月的事。Alphabet 的股价在这一年半多的时间里上涨了30%。

2017年1月,在百度最困难的时候,陆奇加入。3月,在百度未来还不明朗的时候,吴恩达离开。

陆奇不是百度的皮蔡,百度也成不了“中国的Google”。

百度:曾有人雇佣黑客想窃取公司无人车技术

据彭博社北京时间3月21日报道,百度今天披露,曾有一帮“受人雇佣的黑客团伙”试图窃取公司的无人车技术,促使公司扩充了网络安全团队。

百度网络安全主管马杰称,并不清楚黑客团伙背后的指使者。“很难知道是谁雇佣了他们做这件事,但是我们知道有人试图在黑市雇佣其他人来窃取我们的技术,”马杰称,但没有给出进一步细节。

百度网络安全团队正在不停地工作,测试新产品,抵御针对公司系统发起的攻击。马杰称,百度正在为“蓝莲花”团队提供支持,后者是由清华大学学生组成的“白帽黑客”团队。”如果我们能够帮助学生找到正确的方法,这就意味着未来的敌人会少一些,“他表示。

百度还与对手腾讯控股、阿里巴巴集团合作,解决共同面对的网络安全威胁。“黑市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所以我们必须互相帮助抗衡整个黑市,”马杰称,“我们不是敌人,他们才是。”

两会期间科技言论:马化腾对微商犯难 马云让全民打假

每年两会召开期间,总少不了科技大佬的身影,他们在两会期间的提案和一些观点也总被大家津津乐道。

今年“两会”仍在持续进行中。“两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统称。

每年两会召开期间,总少不了科技大佬的身影,他们在两会期间的提案和一些观点也总被大家津津乐道。

今年科技大佬又给我们贡献了哪些精彩言论?一起来看看吧。

马化腾:我们对微商感到很为难

今年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参加两会共带来了七份建议,其中包括:打造粤港澳世界级科技湾区、未成年人健康上网保护体系、加强大数据环境下个人信息安全保护、推荐国家海绵城市、发挥数字内容产业竞争力掌握全球文化产业主导权、发展数字经济推进网络强国战略以及支持深圳加快建设国际经济、产业创新中心的建议。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马化腾还谈到了微商、共享单车、微信小程序等热点话题。谈到微商,马化腾表示,相较于一两年前,微商的问题得到了一些好赚,但是微商中存在的大额返利、类传销等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同时法律和法规也没有赋予腾讯权利把一些认为肯定有问题的微商关掉。“我们很为难,也很无奈。”马化腾说道。

对于共享单车,马化腾认为目前发展很快,整个社会要想适应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不过他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担心,“在激烈竞争之下,有些共享单车已经从付费往免费方面走了,后续会不会倒贴让用户骑车?行业会怎么演变?这个是我比较关注的问题。”

在记者问马化腾为什么小程序到现在还不火?马化腾对此表示,现在外界对小程序还有一定的误解,认为是在和应用抢流量。但小程序实际上是在帮助应用降低用户流失率的,“比如对摩拜单车来说,我们并不是要取代你的APP,而是说对于重度用户,我们希望在用小程序一段过程后,引导用户去下载APP。所以我们的初衷就是,用户怎么想我们就去支持他,而不是去控制流量。”

李彦宏:特朗普为中国吸引技术人才提供新机遇

百度CEO李彦宏今年在两会期间共有三个提案,全部聚焦于人工智能领域。第一个提案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解决儿童走失的问题,李彦宏称这方面百度的技术已经比较成熟,通过小时候的一张照片就可以对比出未来的样子。第二个提案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调交通信号灯,在北京一些地方的实验显示,人工智能技能让平均等待的时间明显减少。

最后一个提案人工智能和各个行业的结合。从政府的角度讲,李彦宏称希望各个部委都能根据他们所管理的行业,制定相应的产业政策,来鼓励这个行业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结合。

除了以上三个提案之外,李彦宏还在今年两会上建言,政府应该进一步放宽签证限制,来吸引海外顶尖的科技人才。他在参加政协会议小组讨论会上说道:“中国公司已经做除了大量努力来吸引海外人才,但最终能来中国工作的大多是海外华人,但硅谷却能够网罗全球各地的顶尖人才。”李彦宏认为,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移民新政为中国吸引海外技术人才提供了新的机遇。

雷军:富二代不适合创业

雷军在今年两会上也带来了三个提案,分别是加快实施人工智能国家战略、大力发展新零售激发实体经济新动能以及推动中国科技企业出海。

在雷军的媒体沟通会上,雷军回答了。雷军表示,他自己非常支持李开复的观点,未来十年,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50%的工作,不过人工智能会是一次技术革命,一些落后的东西被取代之后,同时也会有新的工作机会诞生,“人工智能未来会像互联网一样普遍。”

雷军在谈到自己的创业史时表示,虽然自己很早就已经完成了财富累积,但是在创办小米的时候依然把自己当做一个创业者来对待。”在创办小米的时候,我陪大家一起加班、一起吃盒饭、一起出差坐经济舱、住如家,跟20、30多岁的创业者一样,他们什么生活状态我就是什么生活状态,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成功,“雷军说道。雷军也表示,现在很多创业者出门就是五星级酒店、头等舱,这样创业的话失败的风险非常高,”衣食无忧、富豪的生活我觉得没有办法创业的,富二代创业很容易失败。“

对于小米的全球化战略,雷军说道小米其实在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全球扩张,其中遇到的问题非常多,”今天最大的问题是全球化记不得,一急全是坑,需要有10年、20年的长期打算。“

杨元庆:尽快出台儿童营养餐立法

联想董事会主席兼CEO杨元庆今年的提案比较偏重民生。三个提案分别是改善在校儿童营养餐的建议、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建议。

杨元庆认为,近年来我国儿童营养状况持续改善,但问题仍然存在,主要表现为儿童营养失衡和儿童营养不良。杨元庆建议应尽快出台儿童营养餐立法,推动制订在校儿童营养餐强制性标准。

在科技方面,杨元庆的建议也是和教育有关,他认为中国要提高教育质量,必须进一步促进教育信息化建设和优质教育资源的开发、开放。

俞敏洪:担心学区房房价飙升

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两会上提交的提案中表示自己非常担忧学区房房价飙升的问题。俞敏洪认为,根据学区入学的事情,表面上是一个教育公平的政策,但如果政府没有能力让教育资源均衡化,实际上是加大了教育的不公平。

俞敏洪认为现在国家是要用硬手段来调配所有小学的资源,让所有小学的水平趋向一致。“如果政府做不到,那么学区的划分,就是加大了教育资源不公平,富人的孩子到了这些好的学校,甚至可以捐款让这些好学校变得更好。这样下去,中国教育资源均衡前景,每个孩子都有接受一样的教育的权利,就泡汤了。”

马云:我们会像打击醉驾一样打击假货

马云并不是人大代表,但今年的两会上却被人大代表“点名”。

事情是这样的,全国人大代表、马可波罗瓷砖董事长黄建平表示,淘宝打假不给力,淘宝上有300多家打着”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等旗号的店铺,但只有两家经过授权,曾向淘宝申诉未果。淘宝运营存在劣币逐良币的现象,削弱了实体经济的发展。

对此,马云发表微博,表明了阿里将推动加重心法治理假货的决心。马云呼吁,要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如果改变入刑标准,治理假货的结果肯定会大不一样。” 我们会一直坚持打假,也会一直坚持呼吁、呐喊,为我们自己和孩子们亲手打造一个“天下无假”的时代。“马云说。

李彦宏马化腾“两会”发声:百度和腾讯如何应用人工智能?

3月5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进行2017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要加快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新兴产业的,技术研发和转化,做大做强产业集群。

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两会期间,百度李彦宏、腾讯马化腾等也谈及了各自对人工智能产业化的看法。总的来说,大佬们表示,人工智能可以与各个行业结合,并且每个行业跟人工智能结合都有很多可以创新的点,释放出巨大的发展空间。

李彦宏:“人工智能是新时代的电力”

李彦宏表示,人工智能会给这个社会带来的改变应该说是堪比当年的工业革命、或者电力革命。所以有一个说法是,“人工智能是新时代的电力”,会对任何一个行业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在李彦宏的提案中,除了用人工智能解决儿童走失的问题、用人工智能技术调交通信号灯等两个具体的社会基础性的应用,还包括提出——人工智能与各个行业的结合。

从政府的角度来讲,我是希望各大部委都能根据他们所管理的行业、制定相应的产业政策,来鼓励这个行业和人工智能技术进行结合。像刚才讲的交通,怎样才能出台一些政策允许无人车上路。像制造业,过去中国制造还是靠成本优势在做,未来要靠智能,要靠人工智能技术与制造业的结合来做相应的事情,在这方面需要制定相关的标准、相关的鼓励政策。

李彦宏称,人工智能的应用其实也确实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原来我们认为不能做的,现在都变得可能了。

对于此前的内部讲话,李彦宏解释称,“人工智能是核心”与“内容分发是核心”,这两者其实一点都不矛盾。“人工智能是核心的核心”说明它是内容分发的核心。内容分发是百度业务的核心,它最主要的就是搜索,搜索的本质站在我们搜索引擎公司的角度来看,就是外面有那么多内容、有那么多用户,我们怎么把这些内容匹配给这些用户?现在做的信息流也是同样的目的,合起来都是核心业务。

过去20年,计算机科学的任何一个创新都跟搜索引擎的发展是有关系的,大多数的创新甚至都可以说是搜索引擎技术推动的,因为它走在整个产业的最前沿,最先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它是开始解决问题,慢慢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创新。

其实人工智能也不例外。人工智能最早被大家发现它有很大的威力,也是因为跟搜索相关的。具体到百度来说,是2012年前后,我们发现了深度学习的算法在图像识别上效果非常好,就是我拍一下这个植物,它马上告诉你这是什么。过去的关键字搜索是很难表达这样的需求的。

所以,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这是一个个案、还是一个趋势?如果是个案,说明它也许只能应用在以图搜图的场景;代表趋势的话,说明这套东西可能很多很多领域,尤其是百度所涉及的这些个领域都能够有比较大的作用。我思考了之后,觉得是后者,就是它是代表趋势。

人工智能这个词提出来有60年的历史了,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其实也特别喜欢人工智能这门课,这也是我的个人爱好。我学的成绩挺好,但是老师告诉我这个东西没用,在工业界没有人认这个东西,也就是说毕业之后想找一个人工智能的工作,是没有的。所以,当时虽然喜欢,但是只能把这种喜欢埋在心里,说再看吧。等到2012年我重新发现深度学习有这么大威力的时候,它既然是我的爱好,我就要从企业家的角度判断它是不是真的能够起作用。

我为什么判断能起作用呢?因为我们所面临的这个世界跟过去不一样了,从计算机科学的角度来讲有什么不一样呢?第一就是计算能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跟我们当时读书的时候相比有几十万倍的提升。计算资源的价格在不断下降,摩尔定律大家都知道,每18个月计算能力翻一倍、价格降一半。所以,过去我们觉得不可能的事,其实它不是真的不可能,它就是太贵了。你说我要算一个什么东西,人家会告诉你这不可能,不可能的意思有可能是需要一万亿美金、需要五千年,这就叫不可能。随着计算能力越来越强大,价格越来越低,有一天我们发现,其实这是可能的。

还有一个很大的趋势就是,数据越来越丰富,过去即使计算能力强,没有数据让你可算,这也不行。互联网这些年的发展,尤其像BAT这些大型的互联网公司每天都有很多很多数据,用这些数据,用好的算法,用强大的计算能够,最后就能够获得跟过去非常不一样的结果。

事实上,“用人工智能解决儿童走失”这样的方案,与Facebook如何利用AI解决盲人的阅读,以及识别人类自杀情绪一样,是AI应用落地从产业化到生活化的一步。

马化腾:各个事业群都有AI团队,将人工智能与产品结合

雷锋网此前报道,3月3日,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北京举行了记者沟通会。根据腾讯科技发布的问答实录,在长达两小时的沟通会过程中,马化腾介绍了今年两会他带来的七条建议,并回应了外界最为关注的共享单车、小程序、公众号付费阅读等问题,以及对外阐释了腾讯的发展战略,在人工智能上的布局等。

在被问及腾讯AI实验室的进展,以及今年会不会在人工智能的产品还有具体的方向上有一些落地时,马化腾回应称,AI在腾讯内部分好几块儿,有相关的AI LAB做一些基础性的研究,而各个事业群里面都有AI的团队。“其实过去几年一直在做了。比如说我们的优图团队对人脸识别方面的技术的研究,这方面已经很强了,我们每天都有这么多亿张人脸照片往上传,所以想不强也很难,也应用在我们很多产品中。”

“包括我们在微信里面的语音数据是很丰富的,它其实对语言的这种训练是非常有利的,所以语音识别方面也在做。”

马化腾表示,关于AI的应用难度和前景,很多领域都是要看场景,有的是跟图像识别有关,有的是跟语音有关,“我觉得这个都有很多方面的不同的应用。”

“我们更希望是能结合到我们的产品里面,可能大家用起来发现越来越好用,或者说后台(包括信息安全方面)也可能需要用AI的技术,这样的话你不用铺很多的客服去看这些数据,那这样你完全是用AI的技术来去做信息安全,我觉得也是更有效的。”

可能过去有很多红利(人口红利、流量红利、内容红利),但是最终还是要看到技术是一个不可逾越的东西。特别是在 AI 更加普及的当下,这方面(技术鸿沟)更加明显了。所以我们还是非常担心,也关注这方面的发展。不止AI技术,还有很多其他的方面(包括AR、VR等等),它们在终端方面会深刻影响人们的用户体验,人机的交互始终是一个核心。

当然,我们还是希望有一些更有趣的、未来感的一些AI。比如说,有没有可能未来的机器人能结合AI,结合视觉、神经学、机械工程学等等很多元素,深切地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我觉得这方面都是我们作为一个科技企业、或者说互联网企业应该更多关注的一些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