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做手机芯片:成了就是乔布斯 输了就是堂吉诃德

虽然小米手机已经从巅峰时期回落,但不可否认,雷军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雷布斯”一直是小米创始人雷军喜欢的名字,因为乔布斯是雷军模仿的英雄。雷军也是很多年轻人崇拜的对象。但当雷军宣布耗资超过10亿元造出了手机芯片,挑战高通、苹果、三星、华为这些世界级公司的时候,不信的人比信的人更多。雷军更像是中国手机行业的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理想很充实,现实很骨干。

但是,当外界了解了自主芯片对于一家手机厂商,特别是对国产手机厂商的意义,就能理解雷军对手机芯片的执着。在这一点上,华为是最典型的范例。

小米有充分的理由做芯片

2月28日,传言两年多的的小米自研芯片终于来了。站在演讲台上的雷军,捏起一块小米自研芯片澎湃S1,对台下观众调侃道:“这不是一个‘PPT’芯片,我们已经量产了。”

小米为什么要做芯片,成为每个人脑海里的不解之题,因为这是一场风险很大的冒险。在国内,目前仅有华为一家手机厂商采用自主芯片,即便出货量巨大的OPPO、vivo也没谁敢将自主芯片提上日程。

连雷军自己也坦承,“做芯片是九死一生,我们抱着十亿资金投入,十年研发周期的心态去做。”

在去年传言最热的时期,业内关于小米做芯片的原因有几种猜测。有人说,小米做芯片是因为雷军不服气;也有竞争对手说,其品牌的作用大于实际作用;还有人说,是为了印度市场专利的问题;甚至有人说,是政府支持的原因。对于这些说法,哪种可能性更高?在后来的媒体采访中,雷军并未直面回复。

雷军把当下做手机称为很难的业务,在他看来,手机行业的竞争已经进入了下半场。在淘汰赛的阶段,竞争会更激烈。大家都需要在核心技术上突破,而每一点点的技术突破,在今天手机行业里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小米今天做出芯片,只是想证明,未来也会投资做屏幕、相机各个核心器件。

诚然,只有在核心技术上有自主权,公司才能走得远。小米想要掌握核心技术,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芯片恰好是手机科技的制高点。“目前世界前三大的手机公司(三星、苹果和华为),都掌握了芯片技术,小米要想跻身全球前几大手机厂商的话,也要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雷军说。

事实上,业界也部分认可雷军的说法。IT评论人士孙永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总归是推芯片比不推要好,可以有效释放供应链压力,取得更多的自主权。

雷军曾对外宣称,2016年上半年至少有3个月处于供应链严重跟不上的状态,这是小米出货量不及预期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位小米手机供应链厂商的高管曾向媒体透露,芯片是手机专利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小米自主芯片拿到更多的专利,将有助于它解决专利问题。

基带是难以迈过的坎儿

小米的手机芯片之所以会引起巨大的社会舆论,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字——难。做芯片难在研发技术,难在超出想象的资金投入。在小米发布会现场的体验区,有位业内体验者如此评价芯片,“谁花的钱越多,谁做的就越好。”

对此,雷军也坦承,“我听说做芯片的,他们做那种旗舰芯片每一代的投资都在十亿美金以上。”

“芯片产业的研发持续高投入、周期长、见效慢的特点,决定了小米即便是勉强推出一代芯片,后续的研发投入能否持续也成为问题。”孙永杰认为,从体量(例如企业的规模、资金等)、实力和积淀上看,小米与苹果、三星和华为这些拥有自主芯片设计能力的手机厂商相比存有巨大的差距。

首先最直观的比较就是出货量和盈利情况。据IDC对于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统计显示,三星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去年出货量高达3.1亿部;苹果名列第二,出货量为2.15亿部;华为出货量则为1.4亿部,名列第三;LG出货量则为7500万部,排名第六。

目前,上述四家都是拥有自主芯片设计能力的手机企业,从盈利的情况看,除了苹果之外,三星、华为的盈利水平并不高,LG则更是处在亏损状态。也就是说,想要通过自主设计芯片规模和成本的优势,带来大幅成本降低和节约的规模效应,出货量起码应该在亿级。而相比之下,小米去年的出货量为仅在5000~ 6000万部左右。

“之前雷军也说了,小米要通过互联网服务赚钱,坚持打性价比优势,红米还是出货量的主力,但小米芯片澎湃1却选择用在了中端机型小米5c上。”所以,孙永杰认为,雷军没有想着让芯片马上大规模铺开。

在孙永杰看来,小米芯片带给小米的影响在短期内(三、四年)不会有什么改变。对于国产手机企业来说,营销和渠道更重要。从中国手机厂商OV(代指OPPO和vivo)的快速崛起也能够从另一个侧面再次证明,是否拥有自主芯片设计能力并非是手机厂商的必选项。

毫无疑问,市场的现实,似乎已经没有留给小米试错的时间窗。尤其是在目前小米面临营销和渠道巨大投入的情况下也存有相当的变数。小米要想跻身全球前几大手机厂商的话,需要投入的地方太多了。通过研发芯片完成销量目标的路径并非易事,更并非当下最重要的事。

如果抛开小米当下最现实的问题,从一个公司的长远战略来讲,小米芯片能否实现后来者居上的逆袭呢?芯谋咨询(ICwise)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我觉得挺难的,对手机芯片来说,基带芯片更关键,小米在做这一块很难。”

某种程度上来说,Soc(System on Chip,芯片级系统)是手机的命门,基带则是Soc的命门。此前,智东西联合创始人国仁在评论中也同样指出,在手机芯片生产领域全无经验的小米来说,澎湃S1至少给出了一个及格的成绩。落后的基带、28nm制程的短板,只能算是中端定位。而更致命的是,今后小米想制造高端Soc时,高通作为现今小米高端Soc的供货商,可以用手里的基带专利对小米形成巨大的限制。

事实上,小米芯片的基础背景决定了雷军的高度,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1月,大唐电信将全资子公司联芯科技的LC1860平台以1.03亿元的价格授权给了小米和联芯共同成立的松果电子公司,自此业内就开始出现小米在推自有设计芯片的传闻。松果电子员工主要由联芯员工分流而来,新公司的封装测试、晶圆制造依然委托大唐联芯负责。

“最终比拼的是基带,但联芯科技的技术成熟度和规模不及主流芯片厂商,包括高通、联发科、三星、展讯和海思,这似乎注定了小米自有设计芯片的水平最好也超不过联芯科技本身。”在孙永杰看来,因为与联芯科技的关系,澎湃1芯片更像是贴牌。

正如业界所言,小米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顾文军指出,芯片需要踏踏实实做,互联网思维起不到作用,这对互联网思维起家的小米是最大的挑战。尤其是小米多元化发展后,手机业务停滞不前,量下来了。如果量了下来,对做芯片来说没有任何成本优势。

九死一生却能获江湖地位

俗话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尽管小米在芯片之路上有诸多的困境和挑战,但芯片确实是卡住国产手机向顶级梯度发展的一道重要门槛,如果不做自己的芯片,国产中高端手机不仅会在性价比优势上失守,更重要的是,永远走不到更高的行业位置,永远受制于人。

2015年底,骁龙820处理器发布前夕,三星以及以乐视和小米为代表的的一众国产手机为了这块芯片争得头破血流,谁都想要拿高通的高端芯片作为新产品宣传亮点。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常见了,到现在依然如此。

在获取自主权这一点上,华为是最典型的范例。公开资料显示,从华为的麒麟芯片诞生至今,用户已经突破了1亿,而处理器的型号也从K3V2发展到现在的麒麟960。麒麟处理器的累计出货量已经达到了8000万,这是一个相当给力的数据。

但海思芯片也经历过被质疑的漫长之路。从2004年10月开始做算起,到2014年,搭载海思麒麟920芯片的荣耀6手机以及搭载海思麒麟925芯片的Mate 7手机发布,海思用了近十年才站到世界舞台,逐渐得到认可。

雷军在发布会之后接受媒体群访时也坦言,小米曾专门研究过华为的海思芯片。在他看来,小米在这个时间点切入,从基础技术的成熟度来看比华为最早做芯片时高不少,有一定的后发优势。

不过,其他自主芯片手机厂商的经历证明,真正能够为自己带来实际的价值,少则需要两代产品,甚至多代的试错和更迭。即便是在芯片领域深耕均超过20年的高通和联发科,也时常会出现故障。

雷军也很认同“做芯片很难”这一点,就在发布会前一天,小米手机官方微信公号发表文章为发布会预热,文章标题为“明知九死一生,为何还要做芯片”。

顾文军认为,小米做芯片主要是看到苹果、华为和三星自己做。因为有了自研芯片的底气在,华为近年的旗舰新品总能成为令人羡慕的存在。

据了解,最早华为的数据通信基带例如数据卡之类都用的是高通基带。如果当年高通不是基带芯片优先供货中兴,对华为经常延迟发货或直接断货,也不会直接催生海思巴龙基带(大概在2007年立项),发展到现在的海思,这使得在SoC上华为海思成为唯一一个可以完全和高通正面竞争的芯片商。

事实上,高通、MTK、三星等厂商的手机芯片经常被“限量供应”,而导致手机终端厂商的缺货,所有这些后果都要消费者来承担,对品牌伤害巨大。

自2017年开始,在上游供应链的重压力之下,多家国产手机厂商已被迫逐步完成价格层级上的调整。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TMT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2016年下半年,手机工业发展20年来第一次遇到了涨价,包括屏幕、内存、存储,还有与摄像头相关的所有手机的核心元器件都在涨价,其中,存储芯片涨价幅度超过了20%。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则表示,“目前来看上游材料涨价还在持续,2017年以来芯片材料晶圆上涨了至少10%。”因此,小米芯片背后的意图主要是在于增强自身在供应链的话语权,“只有产品有溢价能力,才能抵抗一些市场因素引起的成本波动。”

显然,又一家国内厂商有机会让芯片和手机一起生产,打造出能够完全发挥出硬件性能来的软件系统,这是解决生态问题的一个优势,更是站到世界舞台中央与之一决高下的底气。

小米有了自己的芯片技术 这样就可以王者归来吗?

媒体的势利是显而易见的,遵循「胜者即是正义」的报道立场,业绩的走势成为定性商业公司的唯一准绳,处于顺境则万般皆好,拾人牙慧也成金科玉律,遭遇逆风便满盘皆输,顷刻之间盛名就是虚名。

站在风口浪尖的雷军和他的小米,无疑最能感受世态炎凉,曾经的小甜甜如今成了牛夫人,行业地位亦重新洗牌。

就像「剑术通神」的风清扬失算于门派内斗却藏有《独孤九剑》的杀招,雷军在其「风猪理论」进入疲软阶段之后,开始习惯四肢着地的行走,这种速度自然不及往昔,但是在从常规赛进入淘汰赛的当下,小米别无选择。

根据外媒统计,三年前的中国市场存活着约有500余个智能手机品牌,而在去年这个数字骤降到了100个左右,尸横遍野所换来的是高度凝结的集中化,头部品牌相互争夺存量市场,并在零和游戏中一决胜负。

与此同时,不同企业发展路径的模式之争变得激烈起来,尽管正确经验并非具有唯一性,围观者也不排斥扮演罗马角斗场的贵族角色,期待场地中央出现一个最终的站立身影。

雷军表态宣称还是相当坚持小米开创并代表的「性价比模式」,他对公司的一切修正,都不曾违背这一基本信条,正在铺开的零售直营门店小米之家虽然看上去是在填补线下渠道的缺失——电商平台的出货规模之和满打满算也只占到两成市场——但是他并不想效仿竞争对手加注利润空间激励导购销售意愿的做法,依然试图压低价格,「不和消费者为敌。」

所谓的「友商」大概不能同意上述说辞,毕竟定价策略并无高低之分,自由市场没有强买强卖的可能,一边制造利润空间一边抬高销量成绩才是难能可贵的自证高明,倒是小米未尝不该反思自身的惯有套路为何不再那么灵验。

就像政治领域的左右之分从来只有激辩不绝而无确凿结论,小米的「去中间化」能够说服的只有方向一致的同行,而在对于成熟用户的争取层面,除了难以自证的让利行为之外,聚焦产品的竞争力或许更为接近临门一脚的环节。

这也是小米将「黑科技」这个源自日本科幻漫画作品的舶来词汇作为核心销售主张的本质原因,当智能手机的设计和生产连同中国的制造业一起趋于乏味的年代到来,靠着硬实力打破僵局也就成为建立江湖霸业的首选。

而这同时也是小米擅长的「鲶鱼」设定,即使那些批评小米最为刻薄的声音,也无法否认小米的入局对中国智能手机行业起到了多么剧烈的影响和推动,它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拉平了硬件厂商曾经默认的在性能配置上的剪刀差,既打掉了躺着挣钱的惰性,又谋得了自己的立锥之地。

这样的「鲶鱼」,才是令人尊敬的小米,雷军念念不忘的王者归来,实际上就是要找回小米这家年轻的公司在更加年轻的时候的意气风发和无所畏惧,它的一战成名未必可以换来一枝独秀的地位,却能让整个行业都为之产生化学反应。

继「小米MIX」的惊艳登场之后,小米终于将其自研芯片的首代产品「澎湃S1」也拿了出来,进入半导体行业的基础技术领域,同时亦不吝于比肩苹果、三星和华为,成为全球第四家拥有自主芯片技术的智能手机品牌。

2016年1月,以华润集团为首的一支中国财团报价20亿美元申请收购美国仙童公司整体资产,这宗交易最终遭到后者拒绝——因为担忧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阻挠——却也强烈投射出这个来自东方的巨大经济体不甘屈居人下的心态。

民族主义情结有限的美国人可能并无当年中国人对于星巴克进驻故宫之后那样心生羞辱感,况且今时的仙童公司也早已不是那个开创硅谷盛世的产业旗帜,不过面对中国或以产业政策干涉半导体行业——就像它在光伏、钢铁等市场做的那样——的威胁,美国的政商业界从未轻视过这种潜在的危机。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雷军的辞令表达显得十分谨慎和巧妙:小米研发芯片并非出自国家的要求,但是政府在知道小米的想法之后非常支持,还批了200万人民币的先导资金,「钱非常少,但是这叫送温暖。

可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另一方面,若以全球化的利基而言,市场经济原本就是注重分工合作而排斥赢家通吃,只要贸易流通始终存在,买方和卖方的力量就会相较均衡。

只是雷军为小米赋予的未来,并不止步于一家卓越的「硬件制造商」,在高通、联发科甚至英伟达之间挪腾交易的技巧也非其所愿,这固然不像有人说的「充满屈辱感」,但又承受不了名为伟大的志向。

距今三十年前,雷军进入武汉大学计算机系就读,两年时间修完毕业所需的全部学分,然后便是媒体屡嚼不烂的故事:雷军在图书馆里读了那本引进图书《硅谷之火》,从而彻底改变了对于世界的看法。

有趣的是,《硅谷之火》在美国本土所受的尊崇和评价,远不及它在中国动辄进入「互联网从业者必读书单」的优厚待遇,作者迈克尔·斯韦因也称不上是美国主流的商业作家,所以与其说这本书是万中取一的优良之作,不如说是在那个正在从贫瘠走向丰富的信息时代,胸怀巨志者都会被硅谷的传奇事迹吸引,无论这些故事是由怎样的笔法写成,蕴藏其中的光芒都毋须修饰。

而乔布斯曾经讲过这样一段话:

「计算机是适合诗人和音乐家的工具,用来表现非凡的创造力……我们认识的艺术家,像列奥纳多· 达· 芬奇和米开朗基罗,同时也是精通科学的人,米开朗基罗懂很多关于采石的知识,他不是只知道如何雕塑……如果你对生产伟大的产品有极大的激情,它会推着你去追求一体化,去把你的硬件、软件以及内容管理都整合在一起。你想开辟新的领域,就必须自己来做。」

因此,就在「华尔街之狼」的眼皮底下,硅谷重新塑造了企业家精神,在现代规则的制约下,乔布斯、拉里·佩奇和扎克伯格还是需要遵循为股东创造利润的基本理念,但在个人层面,他们的活跃是对职业经理人文化的一次漂亮回击,将创始人的理想主义放在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这个意义上,公司不再是可变卖的有形资产,而是投射企业家能力极限的刺激冒险。

所以小米终究决定自造芯片,这和国情或是市场的关系都很有限,最重要的是,为了实现那个读完《硅谷之火》之后内心澎湃有如风卷雷鸣的年轻大学生的梦想,小米必须跨出这一步。

对于小米而言,过去两年经历低谷的挫伤或许也是必要的,这家公司跑得太快,以致于难以分辨风势和体能的运动占比,所谓「祸患常积于忽微,智勇多困于所溺」,粉丝经济从来不是产品畅销的原因而理应是结果,是技术优势造就的选择偏好,是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出对手难以复制的杰作的干脆利落。

就像在《魔戒》里,阿拉贡抛下帝王的血脉,甘以游侠的身份前往中土世界颠沛流离,并以孤绝的勇气参与到了摧毁魔戒的行动中。让他踏上历险的,也不过是一句穿云裂石的话:

阿拉贡,阿拉松之子,登丹人的统领,请听我说!在你面前有一个重大的命运选择——要么超越伊兰迪尔以来的历代君主,要么与你的族人一起坠入黑暗之中。

于是王者归来。

小米逆势芯片研发究竟会不会成为一剂快效药?

“这不是一个PPT芯片,因为我们已经量产了。”2月28日小米松果芯片发布会上,雷军捏着一枚指甲大的芯片解释说,“这上面集中了10亿个晶体管”。这意味着,继苹果、三星、华为之后,小米成为了全球第四家掌握芯片研发技术的手机厂商,也是中国第二家拥有自家芯片的手机厂商。

但之所以要强调不是“PPT芯片”、“已经量产”,或许并不是有意戏谑某友商之前的纸上谈兵,更重要原因在于,对于制造芯片的公司而言,量产可商用性确实是其面临的第一道门槛。雷军说小米做芯片的优势之一在于做这个决策的时候,小米手机已经拥有了大规模的出货量,有机会把手机和芯片一起做。

那么,手机厂商为什么纷纷要做自己的芯片,什么阶段的手机厂商适合自主研发芯片并投入量产,现在又是否是小米做芯片理想的时间窗口,小米芯片的研发可能为其带来哪些战略意义?本文试图为其做简单讨论梳理。

一、手机厂商为什么需要自己的芯片

正如雷军说的那样,“芯片是手机科技制高点,这也是为什么世界手机前三强都在做芯片的原因。如果小米想成为一家伟大手机公司,必须要掌握核心技术;小米想问鼎手术市场,一定要在核心技术上做长线长期投入。”

这话可能听起来比较官方,我们可以看得更聚焦一些。2014年初,小米3因“换芯门”一事陷入公关危机,用户购买到小米3高通版之后发现,之前小米一直宣传的高通骁龙800系列MSM8974 AB平台被更换为MSM8274 AB平台,虽然与高通方面芯片状况不无关系,但最终仍需小米对用户作出道歉,并承诺一周内致电客服热线,可全额退款。

受芯片方产品状态制约而导致的出货问题,在手机行业内已是屡见不鲜。为了避免受制于人,对于稍有实力的手机厂商来说,自主研发确实是一个比较实用的决择,在量产时间、供应问题等方面,都可以有更多自主选择权。即便在使用自家研发产品之外再和芯片厂商合作商谈,筹码相对也更足些。

科技电子产品测评网站ZEALER创始人王自如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补充称,一般手机在采用第三方芯片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用户体验,比如80分状态;但如果希望产品更加细致,体验达到80到90?甚至95分以上的飞跃,这个时候必须自建芯片,否则很难去突破一些关键瓶颈,并且每次调整的过程也非常麻烦。

此外,IT行业分析师程贵锋对网易科技表示,手机厂商做芯片其实并不仅仅是做产品,更重要的是在运作一个芯片生态,从IP到封装到产品化,最开始也许是自用,这要建立在足够的使用量(至少千万级)前提下以达到可持续,而后授权向第三方厂商使用。

二、现在是否是小米做芯片理想的时间窗口

随着近几年手机行业大量人才聚集、技术逐步成熟,确实做芯片看起来比以往要容易一些。但难度也是非常大,所以这就决定了不是所有手机厂商都有可能去做,一定要具备一定经济基础。

“达则兼测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王自如用孟子这句话来形容手机厂商做芯片一事。鉴于以往国内研发芯片的周期现实,他认为小米还是很高效的,至于理想的时间窗口——越早越好,这条河早趟早过。雷军自身资本运作能力非常强,所以可以提前融到这样一大笔钱去做。手机行业里,有的公司要么实力达不到,要么有些实力但公司运营机制不允许其做比较长期的投资行为。

程贵锋也认为,说现在到底是不是小米做芯片理想的时间窗口,是也不是。从正面说,小米正处于发现不足苦练内功的蓄势阶段,做芯片研发符合其公司定位;此外探索黑科技,也是最佳选择。“从小米生态而言,小米芯片显然不只是小米手机用,而是可以应用在米家生态链产品中,这也会小米芯片的大机会,相信这也将是小米芯片未来或者正在做的事情。”程强调。

而对于小米研制芯片的“未来”计划,雷军在接受采访时始终守口如瓶。

三、什么阶段的手机厂商适合自主研发芯片

“一般来讲,出货量在一两千万甚至到四千万以下的手机厂商做芯片没有太大希望,一定是在出货量达到五千万以上时出来做研发,并且有足够的资金投入,这样才是在主观意识与客观条件上都可以的前提。”王自如说。

程贵锋则进一步解释道:首先,芯片研发周期长很耗钱,并且只有长期持续投入,持续优化,才有持续的提升以达到领先的最终目标。其次,一款芯片产品能否成功商用或者能够可持续,是建立在千万级的产品使用的前提下,所以,自研芯片的厂商至少自己要有潜在千万级的设备首先能当小白鼠,这也是前提。

四、小米芯片的研发可能为其带来哪些战略意义

王自如觉得这次小米研发芯片,战略意义大于战术意义,对小米未来可持续发展及为产品自主性带来更大的自主性空间方面,非常有意义。但是从战术上看,个人预计不会有太大改变,“该买的还得买,联发科还得再继续用一段时间”。

“从品牌力提升角度,不管如何,自研芯片产品的商用都可以大大提升小米的品牌力。”程贵锋从营销角度分析小米本次研发芯片带来的客观意义,并认为对于小米,可能情怀与营销大于产品价值,营销或者采用低姿态非攻击性的情怀式营销或许更有效果。“至于从体验角度,不必过于乐观,毕竟是第一款产品,想想当年华为海思的第一款芯片也是问题多多;但也不必太悲观,小米松果芯片不是一穷二白从零开始的,而是基于联芯LC1860基带+ARM公版的基础上的。”

但是,发展角度看自研芯片除了填充客户的情怀外,最终还是要落实到产品体验的独创性或者更高的性价比。据程介绍,从发展趋势看,手机关键器件向芯片层集成可能是一个新趋势,可能增强体验或者产生新体验,可重点关注。但不可否认的还有两点:一是小米现在处于逆势芯片研发不是快效药并且极耗资源;二是自研芯片的核武价值在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