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买票逛故宫,在光绪房间看到一张照片,当场让专家丢大人了

1960年,被特赦的杜聿明、沈醉邀请曾经的狱友溥仪一起去游览故宫。刚开始溥仪是说啥也不去,问他原因,他说是怕触景生情。毕竟在那是他以前的家嘛。可是这位杨振宁的老岳父(杜聿明)不依不饶,生拉硬拽地就把溥仪拉到了故宫的大门口。

1961年3月,溥仪与杜聿明(右一)、宋希濂(左一)

溥杰(左二)在全国政协文史专员办公室内讨论文稿。

到了故宫,他们三个人就闹出了个笑话。解放后因为故宫已经改成了博物院,是人人都可以参观的场所,但是得凭票进入。三个人挠着头皮,也只好排队买票。看着长长的人流,溥仪蹙起眉头,低声嘀咕道:“我今儿回自个儿的家,还要买门票?”

杜聿明和沈醉听完不禁哈哈大笑,溥仪自己也被逗乐了……

他们来到光绪帝的住处,溥仪突然发现房间里摆的照片不是光绪帝本人。他马上找来工作人员进行指正,工作人员指出,这是专家给出的照片,应该不会有错误的。

溥仪当时脸都气红了,杜聿明见状赶紧跟工作人员讲,快把专家请过来。

于是,工作人员叫来专家,溥仪说,同志,照片挂错了,这不是光绪帝,而是醇亲王载沣。专家上下打量着溥仪讲:难道我会不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

溥仪说:那是我爹,我能不认识?专家顿时哑口无言,立马叫人把照片换了。

△ 光绪帝

△ 溥仪的父亲 载沣 手牵溥仪,怀抱溥杰

溥仪一生情感经历也很曲折,无论是婉容还是文绣或是最后的李淑贤,我感觉他都没有好好爱过一个人,他甚至不明白爱情为何物……

他的一生五次婚姻,似乎每一段都很坎坷,今天我们不聊情感(改天专门讲)。我们来看一看最后一任妻子李淑贤和溥仪逛故宫的回忆。

溥仪和李淑贤

李淑贤:婚后,我跟溥仪曾先后两次逛故宫。第一次是在1963年5月2日。那是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头一天,我参加了五一晚会,很累。可我不想扫溥仪的兴致,于是一清早,我俩一起床就奔了故宫。

我俩临进玄武门时,他跟我说:“当年呀,我就是在这儿让冯玉祥给轰出宫的……”他语调平静,全然没有那种惋惜的情绪,有的只是一种平和态度。

进了故宫大门,拐过御花园,朝东走不了多远,就到了毓庆宫。溥仪手指着紧锁着的大门,给我慢条斯理地讲起了他过去在这里读书的故事。

没过一会儿,我俩走过去正赶上一群游客围着一个人,那个人在向大伙介绍说:“这是当年‘宣统’读书的地方……”

溥仪冲我一笑,拉着我在旁边聚精会神地挤在人堆里听着。

溥仪和李淑贤

我这时生怕游人认出来,人堆里的这位男人就是当年的“宣统”。溥仪也是如此,他一个劲儿地冲着我笑着。

挤出人堆,溥仪跟我轻声介绍说:“小的时候,说是在这儿读书,其实,我就是不爱读书。一不想读,就不读了。老师也得听我的,让他停课就停课了。因为我是皇帝嘛!”

年轻时站在紫禁城房顶上的溥仪

“你都怎么读书啊?”我挺好奇地问他。

“说起这个,可有意思了。”溥仪对我说。“起先,由老师带着念。到后来呵,索性早晨由太监给我念一遍就算完了。”

“那老师不管啊?”

溥仪接着说了起来:“老师哪儿敢管我啊?有时候,上课时,老师让我们背课文,时间长了,他就打开瞌睡了。我拿纸捻成一个细棍,偷偷地捅老师的鼻孔。之后,我悄悄地溜回座位上。见老师睁开眼,一个喷嚏响亮地打出来,我们几个学生一起这份儿乐啊……”说到开心之处,溥仪忽然显得年轻了,满面笑容像个幼稚的小孩儿。

研究相机的溥仪,边上是婉容皇后

“那咱俩上御花园吧,那里有长凳可以坐下歇一会儿。”于是,我和溥仪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静静地瞧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指着空旷的地上,溥仪提起了自己的童年。

溥仪和李淑贤

“我3岁进宫,19岁离开故宫。”说到这儿,溥仪叹了一口气,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宫里这么大的地方,我可以随便玩。可是,要想从宫里出去随便上哪儿都不许的。一个孩子整天憋在大高墙里,总想出去看看,可总也出不去,心里头可烦呢。想去哪儿都去不了,你说怎么能不闷得慌呀……”

西式风格的年轻溥仪

溥仪提起童年,就不由自主地怨恨西太后。就是她把他挑进宫里当皇帝,受了这么多罪。溥仪讲起了1924年出宫前后的故事。

“出宫那天,可紧张了。冯玉祥派人逼宫,领头的叫鹿钟麟,带着手枪队冲入了宫内。他们在外边把故宫全包围了,限我们几个小时内全部出宫。后来,因为来不及,又延长了3 个小时。说是把大炮架在了景山上,如果到时不出宫,他们就开炮。这真叫‘逼宫’呵。”

1924年被逼出宫的清王朝

“你当时害怕吗?”

“怎么不怕呢?我当时吓得不知所措,连我父亲也紧急叫来了宫里。怕景山上打炮呀。实际上,这是假的。去年,在政协开会,我见着了鹿钟麟。他告诉我,让景山上开炮是吓唬我。那时,景山上根本没大炮,所以,也不可能开炮轰炸故宫。这是他临时急中生智,编出来逼我出宫的……”

说完这段往事,溥仪像从过去回到了现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又莫名其妙地乐了起来。

左起:鹿钟麟、溥仪、熊秉坤

熊秉坤是打响武昌起义第一枪的人,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政府,溥仪退位;鹿钟麟1924年任京都警备司令,奉冯玉祥之命,将溥仪驱逐出紫禁城。1961年在纪念辛亥革命50周年时,当年敌人亲热地搂在一起照相。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站在故宫门口的溥仪或许是这样想的:朕的大清都亡了,买张门票又算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