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商场坠亡,谁负绝对责任

据《新京报》报道,2月27日晚9点左右,天津南开大悦城发生了一起两个孩子的坠亡事件。记者以市民身份拨打了南开区政府便民热线电话。一名工作人员称,“抱孩子的是他们父亲。其间,两个孩子发生争执并打闹,随后,其中一个孩子不幸坠落,父亲去拉拽时,怀里另一个孩子也不幸坠楼”。另据封面新闻报道,商场工作人员表示,“孩子父亲一手抱一个孩子,从护栏向下看,结果没抱住。”

儿童商场坠亡,谁负绝对责任
儿童商场坠亡,谁负绝对责任

这起事件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争议焦点在责任归属方面,家长和商场是否有责任?笔者先简单分析一下家长责任,重点分析商场责任。

从目前消息看,本事件中,家长因严重过失将孩子置于危险境地酿成损害,是这起悲剧的直接侵权行为人。所以,肇事家长并非受害人,即便自己的孩子是受害者,家长也不能因此免除对孩子死亡的法律责任。至于肇事者是否属于刑法范畴的过失致人死亡,还有待进一步司法认定。

现在重点分析商场责任。从法律规定角度看,商场是否承担法律责任的基础是侵权法相关规定。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商场等公共场所只有在“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才承担侵权责任。这起坠亡事件中,商场是否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就成为归责的关键所在。

首先,要分析商场的栏杆设备建设是否符合安全标准。

按照建设部发布的《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栏杆的高度应超过“人体重心高度”。目前这个高度标准为临空高度24米以下的为1.05米,临空高度高于24米的为1.10米。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本事件涉事护栏高度大约1.3米,高于国家相关标准。这也就意味着商场对此是没有责任的。

其次,要结合商场的安全告知义务伦理责任进行分析。商家对消费者的人身安全必须要有警示义务。需要警方证实天津大悦城是否有此类标志。

最后,要看商场的事后处理是否妥当。损害发生后,商场是否第一时间采取了必要救治措施,是否及时报警并协助伤者送往医院。

综上所述,商场作为坠亡发生地是否承担责任,需要进行事故调查和司法鉴定。这里,笔者谈一下可能存在的几大理解误区。

误区一,人死在哪里,哪里就要承担责任。这个误区的根源在于“恻隐之心”对法律的误读。

确实,很多案件的事发地或多或少的都承担了一些赔偿,但大都是出于道义上和人为关怀上的“补偿”,而非法律意义上的赔偿。

误区二,即便是商场没有责任也要承担公平责任。

这个误区的根源在于对《侵权责任法》公平责任的误读,侵权法上的公平责任是指双方都没过错的情况下才能适用。该事件中,家长作为成年人冒险将孩子置于高空之中,这本身就是过错,不管商场是否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家长的过错都直接否认了公平责任的适用。

误区三,商场应该整改加高护栏。

从法经济学角度讲,并非所有的设计都必须保障绝对的安全。若过分强调安全就会牺牲发展,车辆时速的设计就应该限定在每小时20公里以下,这样就不会出现交通事故;动物园的动物都应该被百分百封闭在笼子里,这样就不会出现老虎咬死人的情况;互联网应该全部物理隔离,这样就不会有黑客攻击,等等。若如此,就不会有汽车年代,不会有野生动物园,更不会有互联互通的互联网。

美教授开发出新型浏览器跟踪技术 网民再无隐私可言

人们常说,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只狗。但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位计算机科学教授已经开发出一种新的浏览器跟踪技术,该技术可能让网民再也没有隐私可言。

据IEEE Spectrum报道,宾夕法尼亚州的计算机科学教授Yinzhi Cao最近宣布了一种新的浏览器跟踪技术,该技术可以对互联网用户进行跨浏览器“指纹识别”,并且其准确性达到99%。

这意味着,即使网民习惯性地切换浏览器,他们也可能被跟踪,跟踪者可以是广告公司、信用卡公司和网站运营者,或任何其他人。

浏览器“指纹识别”技术的原理是识别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的一组特性,并为追踪的系统创建“指纹”。网民可能毫无知觉,但他们的一切活动——包括安装字体和选择屏幕分辨率——都被监测,其信息被利用来创建可以大致识别的个人资料。

以前,网民可以通过切换浏览器来对付浏览器跟踪技术,他们可以从Firefox切换到Chrome,再切换到Safari。但是,这种隐私保护方式对Yinzhi Cao的跟踪技术不再管用。

“具体来说,我们的方法利用了许多操作系统和硬件(例如图形卡和CPU)的新功能。通过要求浏览器执行一些基于相应操作系统和硬件功能的任务,我们可以对它们进行跟踪。”Yinzhi Cao说。

Yinzhi Cao表示,具体而言,他的技术会要求浏览器执行三十六个任务,它们将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完成。Yinzhi Cao发现,他的技术在许多主要的浏览器上都适用,如Chrome、Firefox、Safari、Microsoft Edge和Opera。

“从负面的角度看,人们可以使用我们的跨浏览器跟踪技术侵犯用户的隐私。”Cao在接受Ars Technica采访时说,“因为在用户切换浏览器后,广告公司仍然可以识别用户。为了防止隐私侵犯行为,我们需要了解我们的敌人。”

幸运的是,Yinzhi Cao已经在网上发布了这项技术的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