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雷军:小米10亿造芯背后 还要向高通和华为学习

2月28日,传言两年多的的小米自研芯片终于来了。

站在演讲台上的小米创始人雷军,捏起一块小米自研芯片澎湃S1,对台下观众调侃道:“这不是一个‘PPT’芯片,我们已经量产了。”

做芯片九死一生,小米为什么还要做?发布会结束后,雷军在接受媒体群访时道出了澎湃S1自主芯片背后的故事,他透露,该芯片定位中高端,前期研发成本已经花了10亿元人民币。

小米造芯不止于此,雷军把做芯片比作小米进阶版的“补课”,因为手机行业已经进入下半场的淘汰赛,必须要在核心技术上突破。

不仅如此,雷军还透露了小米新零售的最新进展,并对前小米副总裁Hugo Barra、陈彤等高管离职作出回应。

以下是经第一财经整理的采访对话:

记者:去年大家都在传小说做芯片,有人说小米做芯片是因为雷总不服气,竞争对手说品牌的作用大于实际作用,这些说法并不完全对。哪种可能性更高?

雷军:今天已经是市场经济,我们决定做芯片以后,说实话真的是得到了政府所有相关部门的高度支持,令我们挺感动的。我们第一次做芯片,人家就给了我们200万的先导资金,这个钱对于芯片来说太少了,但是你第一次做,我跟他们说,这叫送温暖,至少政府表态支持你做,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我们决定做了以后,其实也是做了一段时间以后才跟政府汇报的。

我觉得从芯片到系统、到手机,如果全流程一起来做的话,优势很明显。比如我认为对一款日常使用的手机来说,功耗很关键,所以我们在功耗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这样我们手机可以做得很轻很薄,不用不停地充电。

第二个,比如说我们在拍照上,我们自己掌握了ISP的算法,我们自己有各种优化的可能性,不用用那么高端的相机就可以拍出很好的画质。其实小米5c的相机画质非常非常好,也欢迎大家对比一下,这也是澎湃S1的芯片效果。

还有支持安卓的版本,可能米粉要批评我们,说我们支持动作不够快。但实际上底层支持首先是芯片厂商支持,然后我们作为手机厂商再支持,原来周期拉得很长,现在我们自己做的话,我们可以第一时间支持最新的安卓版本,速度很快。很多细节我就不展开讲了,我觉得如果你从芯片到系统到手机全部自己做的话,其实你能发挥的整合效果会更好。

我觉得最最核心的就是我们是要下决心把手机这一块东西真正做好,我手机不仅仅是要投芯片,今天我告诉大家,我们也开始在做屏幕、相机各个核心器件。我们最后未必要自己制造,我们的专利里面有不少是关于屏幕和相机的,我们在屏幕设计上也有非常多的专利。我要求我们实验室能够自己做相机、自己做屏幕,我们自己能做,才能跟供应商更好的合作,做出有独特的东西来。

手机行业的竞争已经进入了下半场,更激烈,大家都需要在核心技术上突破,你所看到的每一点点技术的突破,在今天手机行业里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把手机做好已经非常非常难了,你把手机做出来很容易,做好其实很难。大家都觉得做手机很容易,今天手机在淘汰赛的阶段,大量的手机公司已经被淘汰了,全球在急剧的收敛之中,所以做手机是个很难的业务。

记者:在你的定位中,芯片的业务是要给小米手机供货,还是要跟小米生态链许多的硬件厂商供货,还是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芯片,未来面向所有的硬件领域?

雷军:这得看我们的技术成熟度和支持能力,至少现在不在我们思考范畴里面,我们首先要追求把这个产品做得出来,质量能做稳定,技术团队能力的提升,我觉得这是第一步。

做芯片的十年时间,首先要有团队,有这样的技术,有这样的能力积累,你才一步一步能去做。所以,我叫第一个重大的里程碑,是我们证明我们有这样的团队,我们证明有这样的技术,我们能做出来。第一个叫证明。

但是下一个台阶叫大规模,我们的规模已经很大了,我们还要探索有没有能力做旗舰芯片,我们有没有能力做到巨大的规模,比如上千万只、上亿片,这都是一个大的挑战。

记者:您在演讲中提到了芯片的特种部队,能否详细您介绍一下小米自研的芯片团队情况?这家公司是小米全资的吗?

雷军:这个团队是由我们手机部的创始成员朱凌负责牵头来定方向,我自己也是跟松果团队沟通得非常多。团队主要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我们小米手机创始团队的部分成员,就是我们一起做小米手机,芯片跟手机是高度相关的。第二个,我们在世界范围内找了很多做芯片的专家,初期团队规模不大,100多人。

我们初期做的时候做好了做十年的打算,所以我们初期非常低调,也是免得大家期望值过高。我觉得做芯片很不容易,我认为我们今天在发布会现场,刚才我跟整个团队合影,我就讲像在梦里一样,都不敢相信我们芯片做出来了,因为这个事情还是挺难的。

这个团队今天是小米全资的,我觉得长期我们也欢迎更多投资机构一起来参与。

记者:小米今年推的第一款芯片有没有出货量的预期?

雷军:关于出货量,我更关心口碑和使用体验,如果这个产品口碑好,自然就卖得多,如果口碑不好,就卖得少。其实这些年,我觉得小米的产品里面,出货量只是结果,它绝对不是目标。我觉得我的目标,关注的焦点还在于这款手机发布以后的使用体验。当然我自己很有信心,因为我自己已经用了半年,我觉得质量已经非常稳定,还要接受用户的检验。

记者:之前你也说到你们运气好,你一开始真正心理预测大概多久能做出这个芯片?中间有没有一些时候让你觉得可能实现不了这个目标?

雷军:最少三年。

我觉得在我决定干之前压力很大,决定干了以后,蒙着眼睛往前冲,既然都决定干了,这个钱都花了,只能往前冲。最难的一刻,第一个时间点是决策干这件事情,决定之后,我自己的期望值并没有那么高,三年做完就已经了不起了。

第二个时间点是流片,这是一个巨大的决定,一决定之后,这么多钱放进去了。他们去流片,我说你们真的检查好了吗?真的没问题吗?他们说已经检查多少多少遍了,没问题。

我自己不懂做芯片,我要么选择相信,要么选择不相信,最后我选择了相信,我说行吧,去干。出来以后,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因为我们做工程这么长时间,顺利流个片,只要付钱就可以流出来,但是流完片这东西能不能用,干个三五次,就成无底洞了。

所以,芯片出来那个星期又激动又紧张,但是那个星期之后,就踏实了。激动的是打通电话、点亮屏,能干,到此时此刻,我都不太相信,觉得在梦里一样。

记者:有没有想象十年做芯片要花多少钱?从成本角度看的话,小米芯片需要做到什么样的规模?

雷军:反正我第一次问的时候,他们就说十亿人民币起跑,越做得高端,花的钱越多,制成越复杂。比如说10纳米都是一两千万美金。

我们虽然是创业公司,但是我们还是一个超大规模的创业公司,今天还是千亿规模的。我觉得十亿不是小数字,重要的是如果花十亿就足够的话,那对我来说是个很小的数字。

在自研手机芯片没上规模之前,我们的成本贵得离谱,主要是研发成本贵。至少得到千万级,才会有成本优势。

举个例子,这么高的研发成本,卖一百万片,每一片的研发成本是多少?一千块钱。手机才卖1499,你不得全兜着吗?你卖一千万片,100块人民币,你卖一亿片,每一个的研发成本十块。所以,芯片自身的加工成本,随着工艺的提高也越来越贵。

要是计入成本的话,小米5c怎么也得三四千块钱,能不能赚回来还是个问题。所以这个东西就是看你下不下决心了。需要大家的鼓励,如果拿放大镜看缺点的话,这个缺点是一堆一堆的,真的需要大家的鼓励。

我听说做芯片的,他们做那种旗舰芯片每一代的投资都在十亿美金以上,所以做芯片其实是一个非常高技术的含量和非常高投入的事情。

记者:华为做芯片,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才得到了市场的认可。这个过程中经历不少曲折,小米有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有专门做过研究华为做芯片的案例吗?

雷军:研究过,我刚才讲了,后发优势,他们作为先行者是因为15、16年前整个技术的成熟度跟今天不一样。在那个时间点做的时间就会很长。我们中国老谈后发优势,我们当初普及电话普及得不好,但是手机上来以后,我们的普及率有多高,美国的电话普及率高,反而手机的普及率在初级阶段都不如中国。包括4G的普及、O2O 服务也是这样。

所以,我觉得华为做得很出色,海思花了15年的时间到今天,我觉得他们要走的路,他们曾经踏过的坑,搞不好我们也会进入坑里。但是我觉得可以说的,他们前进的道路,我们跨越的概率不是很高,我们也会一个坑一个坑去踏。主要问题是因为切入这个时间点,基础技术的成熟度比当年他们做的时候要好很多,但这不意味着我们真的会得到大家大规模的认同,从入门级到旗舰都做得很好,我觉得可能我们也需要十年的时间,我们现在只做了一款中高端的,等我们的产品线都做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小米自己造芯片,会改变你们跟高通的关系或者之前的盟友的关系吗?

雷军:我们今天只是做了一款中高端的芯片,以小米的全产品系来看的话,我们是以引进别人的技术和自我研发相结合来推进的。所以我觉得处理好跟其他芯片公司之间的关系对我们来说也还是很重要的内容。

哪怕三星和华为,也用高通和MTK的芯片,大家都采用这样的策略,其实苹果的基带用的是高通的,他们只做了AP。所以我认为手机公司最核心的目的是自研芯片解决核心问题,然后内外兼修把产品做得更好,不是说我们要成为一家独立的芯片供应商,我认为前三名都没有这样的计划,我们也没有,我们更多的还是掌握核心技术,把手机做得更有特色。

记者:能不能总结一下,小米芯片跟华为、高通相比,大概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雷军:我刚才已经说了,在中高端产品上,我们已经发布了量产可商用(的芯片),而且已经做成手机,周五就能买到,对于第一次做芯片的来说,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技术比较,我们只能对比同一个档次,他们两家都在做旗舰芯片,他们做的时间比我们长,我觉得我们需要向他们学习。

记者:问一个关于未来两三年的问题,5G是一个很火的话题,包括像高通、三星现在都已经推出了5G的芯片了,所以我想问一下,小米对于5G未来有没有布局?从您的角度,您怎么看5G这个产业对于以小米为代表的中国的产业链会有什么样的机会?

雷军:我觉得5G最快商用估计也到2020年,小米也加入了5G的标准化委员会,在这个领域也有专门的队伍在研究5G。

我觉得5G对今天的手机工业的影响,我们还在评估之中,它所强调的安全性、及时性,研究的稳定性,从今天的技术指标来看,对手机用户的影响不会像2G转3G、4G这么明显。

但是它对哪个行业影响?其实对所有设备互联有巨大的影响,所以对手机行业的影响,我们今天从技术资料的评估,不会超过从2G转3G、4G这么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有专门的团队在做5G。

说实在的,5G还有四五年的时间,我觉得对我们一个第一次做芯片的公司,只要能在四五年后赶上这一趟就行,不用说我们今天就出5G芯片。当然,可能对于高通来说,它不一样,它是全球领导性的厂商,需要在这个领域里提前部署。我觉得我们只要能够跟上时间表就行了。

记者:您刚才提到手机市场竞争进入下半场,去年开始手机市场是大洗牌,尤其是手机厂商向传统的营销渠道的发力非常明显,小米有哪些应对手机市场上的策略?

雷军:我觉得首先小米做手机的目的是为了践行新国货,新国货我想了两点:

第一点,怎么把产品做好,做到感动人心,做要有口碑;

第二点,就是效率的革命,怎么通过提高效率,不是降低质量,不是偷工减料,是通过效率的提升来做到超级的性价比,来做到同样的产品价钱非常便宜,同样的价钱,性能和体验非常好。

我们从效率革命上来讲,小米首先选择了电商模式,因为电商模式效率最高,我们遇到的真正挑战是,电商模式在手机领域只占整个市场的不到20%,甚至有的低于16%,我们在这些领域一直遥遥领先,一直排在第一位。我们遇到的挑战,就是这个市场全是我的,也排不到前三位,为什么呢?是因为线下市场一直占了市场的80%以上,这是主要问题。

小米怎么应对这个挑战?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我守住电商就行了,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方法。第二种方法,就是我们在想能不能用互联网思维打造高效率的零售模式。

去年小米之家的新零售,我们不需要一百块钱的东西卖250块钱,不需要,一百块钱的东西卖110,我们就能打平甚至有利润,所以整个新零售已经开始了,就是用互联网的技术和互联网的思维去重构今天的零售渠道。重构零售渠道的成本很高,一层层下来,大家不怎么挣钱还累个半死。

所以,我们的观点就是,在手机行业前几年是在推动供给侧结构改革,现在到了新零售和渠道变革的阶段,我们怎么能够用效率提升线下渠道的效率,所以这就是小米在探索的。

小米之家接下来是怎么在执行上保证能够放大规模,因为去年一年下来,我们只干了50几家,今年会达到250家,今年是个大挑战。

记者:之前一直说小米要补课,小米遇到了很多问题,您认为到今天这些问题解决了吗?

雷军:小米补课跟芯片没有必要关系,就核心技术上的投入,其实可以不投,但是如果不投的话,想要把产品做出特色,不容易。我觉得核心技术是一个进阶版的补课,它不在寻常意义的补课上,核心技术的维度更高。你也可以不做,你不就晚一两年吗,其实投核心技术并不意味着省钱,刚开始很花钱,只有做到规模的时候才会省钱。

补课补什么地方?我觉得小米今天要做1000亿,在世界20多个国家管理的复杂度、精细化程度的要求、每个细节的要求,我觉得其实我们到了一个要放慢脚步,梳理每一个环节,把每个环节做好的阶段。很多公司到了一万人,1000亿都会有这个阶段,中国民营企业千亿收入的有20几家吧。

记者:您今年的工作计划中说,今年要实现营收过千亿,您是打算如何完成这个小目标的?

雷军:我觉得90%把握吧。过去大家对我们的要求挺苛刻的,我们真正一放缓,大家的批评之声很多,逼得我们秀一下实力。其实真的是被逼的,我并不想讲这个数字,是因为在一片批评之声下,我们要给合作伙伴,给我们的用户以信心,我觉得小米比大家想象的其实要健康,要好。

记者:这个小目标里面,手机占多少?

雷军:我觉得有些详细的任务,我们到今年年底完成了再讲吧,当然完不成也没关系,真的做了990亿也不丢人。我自己的观点,我们去年全年规划,我觉得90%的概率吧。一千亿应该不是一个很难的目标。因为今天我们有非常多的业务在100%增长,甚至超过100%增速,比如目前小米手机在国际市场的增长。

记者:小米副总裁Hugo Barra、陈彤的离开,有人说小米对于专业人才的吸引力在下降,您自己是怎么看这个评论的?

雷军:我觉得一个公司有人加入,有人离开,这是很正常的人才流动。因为个人和家庭的原因,我们也蛮能理解的,而且关系也很好,Hugo去Facebook以后,也强化了跟小米之间的合作

老陈跟我也是老朋友了,在新浪的时候,做内容很强,因为一点资讯小米也是主要股东,他去一点资讯会对小米的价值更高,所以小米派他去做一点资讯的董事和总裁,我觉得这对小米也有很高的价值。小米在这些年里面吸纳了不少优秀人才,而且我们在未来吸纳人才上还要再下功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